央金木内蒙古新闻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财经新闻

大孩反应过激 母亲被迫流掉二孩梦见吃年夜饭

2019-04-30 15:47编辑:admin人气:116


  “我不要弟弟妹妹”、“我怕爸爸妈妈更爱弟弟,不爱我”、“妈妈你年纪大了,不要再生孩子了”……上周记者在广州一些医院采访发现,“全面二孩”政策落地后,伴随而来的大孩各种心理问题成了不少备孕或已生二孩家庭的困扰。有的案例中,大孩除了表现烦躁抵制等情绪外,还产生过激行为。对此专家建议,家长怀二孩期间,除了疏导大孩的抗拒心理,经常与大孩沟通外,也应树立起“自己对二孩生育有决定权”的权威。

  专家分析

  要不要二孩

  决定权在于父母

  对于二孩问题,起初很多家长还是停留在关注“自己还能不能生”的问题上,但怀上二孩和分娩后,大孩二孩的相处让很多家长头疼。有专家表示,大孩最担心的是二孩到来后对父爱母爱的抢夺,因此他们会通过各种情绪或行为表达自己的担忧。而化解孩子抵抗情绪,还应靠父母的及时沟通。

  不过邓慧军表示,像张女士那样以“流产”的形式妥协是非常不可取的。要不要生孩子,本身是家庭核心成员——也就是夫妻之间说了算。而询问大孩的意见,实际上就相当于把生二孩的权力交到大孩手中,这样做不但“主次颠倒”,而且还会酿成家庭破裂的悲剧。“所以我认为关于像生二孩这种家庭大事,决定权还是应放在父母的手中,千万不能因为对孩子的溺爱而将权力转移,这是家长应该要明确的。”邓慧军说。

  案例1

  大孩激烈反对,母亲无奈流掉二孩

  “宝贝,我给你生个弟弟或妹妹好不好?”这是很多怀二孩的家长对大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,殊不知这句话往往容易引起孩子的抵制。

  据悉,36岁的张女士在今年2月份就怀上了二孩,然而她并没高兴多久就受到大孩困扰。她向记者表示,在3月中旬她向自己6岁的儿子询问要不要弟弟或妹妹时,儿子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。“当时孩子很大声地和我说不要弟弟和妹妹,还说只要我一生二孩出来,他就会把孩子掐死。”张女士表示,孩子如此激烈的反应让她感到忐忑。

  此后虽然张女士就二孩问题多次询问孩子的意见,但孩子均激烈表示抗拒。张女士纠结再三,最终在4月底做了人工流产手术,而她也因无法接受大孩“残忍”的心态深受焦虑情绪困扰。

  日前,张女士的主诊医生、白云心理医院心理咨询室专家邓慧军表示,对于大孩而言,家中增添二孩确实会引起他很多想象,例如二孩是否与其竞争,父母原本对自己的爱是否会被剥夺等。孩子语言组织能力有限,因此可能会表现一些不太理性的行为或语言,表达内心对失去父母关爱的情绪,这会让父母对二孩出生后的日子感到担忧。

  “但是张女士选择把肚子里的孩子流掉,对其6岁的儿子有可能造成隐患。她儿子对这件事是有记忆的,尤其在他思维成熟后很可能会对妈妈流掉二孩一事感到愧疚,并带着这种心态去补偿自己的父母。”邓慧军表示,这种心态一方面不利于孩子成长,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导致以后“父母有难时,孩子会不顾一切去拯救他们”。

  案例2

  5岁姐姐欲拿扫把揍几个月大的弟弟

  对于已“平安”生下二孩的父母来说,他们面临最大的问题莫过于孩子之间的“争宠”,而且争宠的行为往往因大孩而起。一些处于幼儿期的大孩,有些“暴力”行为甚至让人瞠目结舌。

  今年年初刚生下小儿子的刘女士,近期就因大孩争宠陷入苦恼。她向记者表示,自从家里增加了一个新成员后,家中5岁的女儿就一直对父母闹情绪发脾气,而且跟弟弟相处时,常常表现出易怒、烦躁等情绪。

  4月中旬的一天,女儿举动让刘女士吓了一跳:她趁父母不注意时,拿着扫把悄悄溜到房间试图向弟弟“施暴”。虽然刘女士冲上去夺走扫把,阻止女儿进一步过激行为,但女儿这种暴力倾向让刘女士感到担忧,因此不得不向心理医生求助。

  “就女儿的问题,我们全家一起去医院向心理医生求助。考虑到女儿年龄太小没办法表达,因此医生就用沙盘游戏的形式跟孩子进行沟通。结果在玩游戏的时候,女儿在沙盘里放了只老虎玩具。”刘女士回忆,医生当时就判断出来:原来女孩把自己的弟弟当一个闯入者和掠夺者,女孩担心父母对自己情感因为弟弟的出现而减弱,最后在医生游戏和家长的疏导下,这女孩才渐渐放下对弟弟的敌视情绪。

  专家表示,像这种争宠的情况除了要理解孩子的想法外,同时要针对家长做知识层面上的教育,例如大孩做出部分不理智行为时,背后的原因是什么,应如何进行疏导等。而采取打骂的形式来对付大孩,这样只加深大孩对二孩的敌视和抗拒,形成一种恶性循环。

  案例3

  三年级男生辍学装病 阻父母要二孩

  对于大孩而言,对二孩的印象除了源于父母的灌输,还与其接触的人灌输有密切关系。据部分资料显示,6岁以下的儿童对父母说的话语认可度高,而在7到12岁,由于已到学校上课,因此对老师甚至同学的话认可度高。今年10岁读小学三年级的强强(化名)就因为同学对二孩的“经验之谈”弄得情绪低落。

  据强强的妈妈反映,在今年1月份全面二孩政策出台后,她和丈夫就计划要二孩。当他们无意间把事情透露给强强听之后,强强起初表现得不以为然,不过在3月开学后,强强却每天哭闹说自己不想上学,而且常常称自己“生病”,但去医院检查后却什么问题都没有,这让强强的父母感到很疑惑。

  在家长连番追问下,强强才终于道出原委:原来他把父母要二孩的事跟同桌说了,而同桌家里刚好有了二孩,同桌告诉强强,他家里有二孩后他非常不受宠、家里人对他冷漠,并提醒强强“要阻止二孩出生”。

  最后,强强在父母的疏导下,才勉强放下了对二孩抱有的敌意。专家看来,其实这种来自于同学的“看法”在家中就能排解。家长应该告诉大孩,二孩不是抢夺父母的“洪水猛兽”,他们的“到来”实际上是多一个人来爱大孩,而且在父母老去后,两个人都会相互陪伴。

  案例4

  18岁女生劝母亲注意身体别要二孩

  虽然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抵制二孩出生的多为小孩子,但实际上,也有个别年龄较大、已经成人的大孩对二孩存在“抵制”心态,这种抵制并非所谓“感性”愤怒,更多是出于理性考虑。

  今年18岁的小娟(化名大孩反应过激 母亲被迫流掉二孩梦见吃年夜饭)在4月初来到白云心理医院找邓慧军进行疏导求助,原因正是其母亲准备要二孩。原来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,小娟的母亲也向小娟透露了要二孩的计划,理由是“小娟以后迟早要走入社会,有个小孩子可以有人陪在自己身边”。然而小娟却向邓慧军表示,她不愿母亲要二孩。在小娟成长经历中,她充当了母亲“小闺蜜”的角色,母亲所有负面情绪都会向她进行宣泄,这让她感到心理负担很重。

  “她担心即将出生的孩子会变成‘另外一个自己’,重复自己可怜的遭遇。另外她也觉得母亲年龄大了,再生二孩可能身体承受不了,因此她觉得母亲不该生二孩。”邓慧军表示,相比很多闹情绪的小孩子,小娟的分析是非常客观理性的。至于小娟母亲,要不要二孩的事情或许有可能在动机及思想上值得推敲,但实际上,她也感觉到小娟因二孩一事想起自己的经历。

  “实际上,小娟对母亲要二孩一事的困扰只是一个心理‘切口’,更多是体现其成长过程中与母亲的关系。我们通过这点切入,然后对小娟的心理进行疏导和安慰。”邓慧军说。

  □信息时报记者 贝贝 通讯员 谢智菲

(来源:未知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yangjinmu.com.cn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友情链接():


返回首页